放手的技术

130℃ 314评论

放手,是让下属「当责」很重要的手段;然而如何放手,却是一门技术。

一位资浅主管跟我分享惨痛经验。最近她负责的产品即将上市,分身乏术的她决定将其中一项小任务交给下手,她推断,这任务很单纯、不複杂,二来这位下手执行过4次相同任务,必能搞定。岂料她验收时发现,成品严重不符期待!追问之下,原来下手也觉得自己很忙,于是把这项「简单」任务又转包给了外部单位;下手认为,这外包者是去年执行相同任务的离职员工,肯定能上手······。

两个理所当然的「认为」,换来一个荒腔走板的放手结果。回头检视,这位下手只是一位基层员工,进公司才一年多,一直是听令行事的执行者,还无法对品质标準有所判断,更别说他能识别外包者的能力。

放手,没想像中简单,如果没有被狠狠教训过,手感还不容易练出来。

以本期《商业周刊》封面故事的製作为例,因为专业难度高,要深入浅出,挑战性不小;但最后我对成品是满意的,没想到一个冷僻的科普题,可以搭着登月50週年的时间点,搭配企业策略、产业趋势,被製作成一个有趣却不失深度的商业题材。

分享幕后製作人刘佩修的授权技术。在一封邮件中,我看到她列出「一不三要」的操作原则。一不:千万不要做成跑得太前面的科技题,例如5G、自驾车。三要:趋势+机会+梦想。「这题要好看,不只是趋势与商机,历史与人文的纵深,也要拉出来。」

在这份操作备忘录里,她考量到此专案的执笔者是资深主笔蔡靓萱、马自明,因此未列操作细则,但为了确保在最短时间得出最高品质的作品,她还是必须提纲挈领的跟团队成员确认共识。

你可以看到,放手,绝对不只是把手拿开、放牛吃草,因为那到最后会是一场灾难。决策者必须先对时间紧急、任务难易、人员成熟度进行综合判断后,并思考可能的失败点,设立适当的检查机制后,才能精準放手,这背后尽是深思熟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