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人别气,保障穷人健康连北欧也做不好

781℃ 131评论
台湾人别气,保障穷人健康连北欧也做不好

来源:Susi Ngo@flickr, CC BY-NC-SA 2.0

撰文者

麦肯巴赫

大师开讲

p>长期时间数据表明,「社会经济死亡率」的落差,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有所缩小,但此后显着增大。更令人难以费解的事实是,更慷慨的福利政策并不能缩小健康落差。即使是设计出完美的「从出生到坟墓」全民福利政策的北欧国家,也面临着极大地健康落差,儘管它们的收入不平等相对较低。

平心而论,现代福利国家距离消灭社会不平等还相去甚远。但福利国家的目标从来不是彻底的财富再分配;相反,福利政策的初衷是在雇员和雇主、在劳动力和中产阶级的利益之间形成妥协。因此,其再分配效应该是温和的。

因此,儘管福利国家的局部失败有助于解释健康不平等的持续存在,但我们必须在他处寻找其愈演愈烈的原因并扭转这一趋势。

可以发现,地位较高的社会经济群体,总是首先改变行为,更能抛弃危害健康的行为,比如吸菸和高脂肪饮食。

所以,我们更迫切需要创新解决方案,让最穷的人不会不公平地遭遇生命提早凋零的命运。而且,贫穷的人早逝,不仅增加卫生成本,也造成劳动力参与的障碍(阻碍了一些国家提高退休年龄的努力)。